八零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库 > 双向穿越之1845 > 第二章 深山金矿

第二章 深山金矿

  第二章 深山金矿 (第1/2页)
  
夏育的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只觉得自己在飘啊飘啊,躯体好像没有重量似的悬浮在半空中,上下都没有着落,手脚也不听使唤,甚至都感觉不到自己躯体的存在了。突然,只觉身子猛得一沉,冷、饿、痛、累……各种感知一瞬间就全部恢复了!
  
  他试着动了动手和脚,哈哈,虽然有些困难,但是都可以动!夏育还没来得及欢喜,突然感到有一大股陌生的信息如潮水般涌入脑海。可能是信息量太大,他只觉得头痛欲裂,忍不住叫出声来。
  
  这时,他身边传来了一个惊喜的声音:“这孩子醒了!尚武你听,芋头醒了!”
  
  口音有些怪,而且附近明显不只一个人,另一个人显得更加激动:“芋头醒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甭说,那参汤还真管用啊!芋头,你现在感觉咋样?渴不渴,要不要喝水?”
  
  夏育艰难地挣开眼晴,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感觉好冷,还有些臭。他伸手四处摸了摸,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被褥似乎也有些破烂,床架子很粗糙,似乎是用没剥皮的树杆做的……我靠,这是什么情况!这些发现让他大吃一惊,不禁开口问道:“我,我这是在哪儿啊?”
  
  话音刚落,旁边立马有人说道:“快听,孩子说胡话呢,快把油灯点燃!”
  
  油灯?现在还有人用这玩艺儿?夏育更觉惊讶,但脑子里跟灌满浆糊似的,刚一思考就感到头痛欲裂,只觉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
  
  次日清晨,太塔位面,银河系,地球。
  
  由于位面之间的时间差异,此时空的地球尚处在公元1845年,跟夏育所处的主位面足足相差了一百五十多年。月份也早了一个多月,还是农历三月份。
  
  阳春三月,大地回暖,万物复苏。然而,在吉林某处深山之中,春天的脚步却才刚刚到来。古老的森林还像以往那样矗立在山岭之间,一条小溪正欢快地从林间流过。溪水哗啦啦直响,百转千回,击荡于山石之间,有如一曲活泼轻快的交响乐。
  
  在溪流两边,尚有不少没有化尽的积雪,一堆堆,一片片,依稀点缀在大地上,与森林、溪流相映成取。正所谓早春残雪,日雕琼彩。温暖的阳光从树林的缝隙中透出,把这片世界照耀得五彩斑斓。
  
  在林间的一片空地上,一排排用白桦树搭成的简陋窝棚错落分布在溪流两畔。在这荒无人烟的森林里显得有些突兀,却又平添了几份生气。在其中的一个窝棚里,一名跟夏育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少年正满脸慌乱地打量着自己的住所,眼神里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他也叫夏育,山东掖县人。父亲夏尚武因为误伤人命被官府通缉,走投无路,不得不带着年幼的儿子闯关东,来到这长白深山里挖金。与之同行的还有同样做着黄金梦的掖县老乡数十人。
  
  然而这挖金却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容易,满清朝庭一向视东北地区为禁脔,不仅修筑了柳条边,还派兵严加看守,但凡有私自逾边者一概缉拿问罪,胆敢反抗者格杀勿论。为了躲避官府搜查,众人不得不小心翼翼避开关卡,一路跋山涉水,历经千辛万苦才来到这长白山。
  
  此地不像山东老家,农历三月份还冷得厉害。可怜夏育年幼体弱,途中不幸感染了风寒,来了不久便发烧昏迷不醒。这大山深处缺医少药的,大家也没有什么办法救治,只好让夏育躺在窝棚里硬挺着,眼看命悬一线,危在旦夕。
  
  幸运的是昨天中午恰好有一位猎户路过矿上。得知这孩子病重,好心的老猎户用一截老山参给夏育煨了一罐参汤,靠着这罐参汤,总算吊着一口气。也算他命不该绝,迷瞪了一晚,今天一早竟然醒过来了。大伙儿都感到很高兴,只有夏育还是一脸惶恐的样子。大家都以为是病后虚弱,也没在意。
  
  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昨天夜里夏育就已经醒了,只不过醒来的却是勐远县一中高二学生夏育。相对那些著名的穿越人士,比如文总,还算是中二少年的夏育心理素质显然不过硬。直到现在他仍然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自己竟然灵魂出窍,附到一个大清朝的人身上!
  
  夏育只记得自己好像遭受电击,然后昏了过去,醒来就稀里糊涂地到了这里。这个地方明显不是滇南,而且好冷。更让他惊恐的是,这具身体似乎也不是自己原来的了,而是另一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人!我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老子这是魂穿了?夏育被眼前的事实雷得里焦外黄,却无处诉苦,只得对脑海的信息慢慢疏理。
  
  通过一番整理和推断,夏育终于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原来,他昨天捡到的那部“手机”竟然是传说中来自天顶星的“便携式位面穿梭机”。咳咳,也不晓得这玩艺儿是怎么落在地球上的。
  
  夏育捡到这部位面穿梭机之后,因为胡乱操作,无意中启动了蓄能作业程序。为了攫取能量,泼辣的穿梭机对准十米上空的10千伏高压输电线进行强制蓄能作业。
  
  强大的电流在击穿空气之后,直接涌入了穿梭机的蓄能通道。尽管绝大部分能量都被穿梭机所吸收,但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波及到拿着穿梭机的夏育。由于人体的脆弱性,夏育瞬间就悲剧了。
  
  好在他摔倒时有一滴血正好滴在穿梭机上,让他在无意中成为了穿梭机的主人。
  
  虽然位面穿梭机具有极为强大的救护功能,但是等到位面穿梭机确认宿主并对他进行救护时,夏育的身体已被电流严重破坏,濒临死亡。由于受创太重,功能强大的穿梭机也是无能为力,只好将其意识剥离(即灵魂出窍)后转移到了太塔位面一具与他高度相似的身体里。
  
  有趣的是,两人不仅身体外貌几乎一模一样,就连姓名也是一样的,甚至连小名儿都是一样的——都叫芋头。只是年龄上有很大差别,主位面来自滇南的夏育已经17岁了,下半年就要满18了,而太塔位面来自山东的夏育却才刚满14岁。不过山东人身材高大,古人又比现代人面相老成一些,除了黑一点,两人看起来几乎没有差别。
  
  “不行!我得想办法回去,不然失踪一天一夜,老爸老妈非急死不可!”
  
  夏育一边梳理脑海里的记忆,一边端详着手里的位面穿梭机,试图找到回去的方法。可是位面穿梭机灌入他脑子里的东西太多,加上这具身体原有的记忆和他本人的意识,三者混在一起,搞得一团乱麻,他一时还没能完全理清。
  
  “芋头,睡好了没?”
  
  夏育正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叫他。他忙把位面穿梭机塞到衣服里,从窝棚里探出头一看,发现来人却是现在这个夏育的父亲——夏尚武。
  
  夏尚武是那种典型的山东大汉,身材高大魁梧,国字脸,眉若重蚕,鼻梁挺直,双目炯炯有神,嘴唇和下巴上的胡子老长,说话声音特别洪亮,走起路来也是虎虎生威,颇有几份武人的气势,因此得了一个外号——下山虎。
  
  以前在掖县老家,十里八村的也算是一号人物。不管是跟外姓争地,还是和邻村争水,打起群架来,夏尚武都是大家伙儿的主心骨。不过在唯一的儿子面前,夏尚武不仅没有一点儿威势,反而露出一丝慈爱和愧疚。
  
  “芋头,今儿感觉咋样,好些了没?”夏尚武端来了一碗热粥,递过来说:“快趁热喝了,这小米粥是专门给你熬的。”
  
  夏育忙伸手接过,恰好看到自己那双黑糊糊的手,忙把粥放到一旁,尴尬地说:“爹,俺还没洗脸漱口呢!”一出口就是胶莱话,把夏育自己吓了一跳,事实上这属于一种身体记忆,不自觉地就说出来了。
  
  听见夏育叫了一声爹,夏尚武突然显得有些激动,忙道:“芋头,你等着啊,爹这就给你弄盆热水来!”
  
  夏育奇怪地看了夏尚武的背影一眼,脑海里突然跳出一段记忆。原来,夏家虽然只剩他们爷俩儿,但是父子俩儿的关系却并不是很好。当然,这个不好主要是夏育对他父亲很敌视,夏尚武对儿子还是很关心的。至于夏育这回生病,实在是条件有限,不能怪夏尚武照料不周。
  
  根据脑海里的记忆,在夏育小时候,夏家还是颇为殷实的,不仅有良田数十亩,三进的四合院,还经营着一家骡马行(租售骡马还有毛驴),养着二十来头马骡和驴子。
  
  靠着地租和骡马行,夏家每年少说也有三四十两白银的净收益。
  
  在道光初年,一两白银可换钱一吊,也就是一千文;到了道光二十年**战争前夕,因为白银大量外流,银价猛涨,一两银子可以换到制钱一千六七百文。而1斤米才12至20文,1斤面粉约20文,1斤鱼约25至40文,1斤猪肉50-60文,少数高价肉也有70-80文的,1斤牛羊肉则只有30-50文,鸭蛋每个2文多,熟鸡蛋一个在4文左右。(注:各地略有差异,但大体上就在这个价位上下浮动)所以白银在当时的购买力还是很强的。
  
  加上古代以自然经济为主,消费不旺,平常过日子不需要用太多的钱。像《红楼梦》里贾府小姐们一个月的零花钱才二两银子,较为富裕的庄户人家(富农或者小地主)一年的开销也就二三十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靠捡人,小祖宗我被各路大佬团宠了 瀚海唐儿归 离婚后,前夫每天都想上位 兼职BOSS 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 重生去当乡村医生 超凡:从恶魔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