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库 > 双向穿越之1845 > 第十章 黄金买卖

第十章 黄金买卖

  第十章 黄金买卖 (第1/2页)
  
夏育拿过黄金,有些迫不及待地启动了传送程序。呼,随着一阵旋风刮过,整个人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哎,芋头你!”夏尚武大吃一惊,忙伸手去拦,却是阻拦不及,眼睁睁看着夏育消失在眼前,只有几片树叶被旋风刮得打着转儿落了下来。
  
  “孙老把头,您看这……这大白天的,一个大活人说不见就不见了!”夏尚武忧心忡忡地说道:“唉,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啊!老把头,您老经历的事儿稠。您给说说,这个山神爷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啊?”
  
  孙老把头拈了拈花白的胡子,喟然长叹一声,说:“唉,想俺当年行走江湖,什么牛鬼蛇神、山妖树精没见过,不过是些巫婆神汉糊弄乡下愚民罢了。可独独这回山神爷显灵,俺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哇!要说这山神爷,俺们山东也有不少山神庙,俺是逢庙便拜,可有哪个显灵过?嘿,真有那么灵,俺又何必跑到这长白山里找吃食呢?”
  
  夏尚武急道:“那您还让芋头去跟山神爷做生意,万一……”
  
  孙老把头摆摆手,示意他不要着急,接着讲道:“眼下这位山神爷到底什么来路,打什么算盘,甚至是不是山神爷,俺都看不明白!可俺明白一点,人家是大有来路的。尚武,你寻思寻思,这么大神通,这么大本事,能图俺们什么呢?”
  
  夏尚武一愣,苦笑道:“俺们这帮穷金工,除了一条烂命,还有啥啊?”
  
  孙老把头嘿嘿一笑,说:“是哩,可是山神爷真想要俺们的命,用得着大费周折么?不用山神爷出手,直接就叫官兵抓去砍了脑袋。”
  
  夏尚武迟疑了一下,问道:“那,难道是冲山里的金矿来的?”
  
  孙老把头脸色凝重地点了点头,长叹一声道:“俺想来想去,实在想不出别的缘由。唉,俺们这些人,除了能在山里挖个金,还有啥好惦记的?”
  
  老把头说的云山雾罩,好在夏尚武脑子也挺活泛的,皱眉想了一阵就自行脑补了不少内容,试探道:“呃,老把头,您老的意思是说,那位山神爷是想借咱们的手来挖金?可是既然他有那么大本事,为啥不自己挖呢?”
  
  孙老把头先是点了点头,又嘿嘿一笑,摇头道:“这俺就不知道了。皇帝还有为难的时候呢,兴许这神仙也有不能做的事儿吧!”
  
  夏尚武迟疑道:“那咱们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上了山神爷的贼,呃,仙船?”他本来想说贼船,话刚出口便意识不对,忙给了自己一嘴巴,改成了仙船。
  
  孙老把头苦笑道:“尚武啊,你还不明白吗?这位山神爷想做点什么,哪有俺们反抗的余地?别说把官兵引来,就是那只大虎咱们也抵挡不了哇!再说了,他老人家用面粉高价换俺们的金子,还算是个讲究人。咱们辛辛苦苦爬进这老山沟里,图个啥啊?不就想挖金攒几个小钱吗?像这样划算的买卖,咋不做哩?犯得着触怒他老人家吗?”
  
  夏尚武仔细一起,十分佩服,心悦诚服地叹道:“还是您老人家想得周全!”随即眉头一皱,忧虑道:“只是芋头他……”
  
  孙老把头宽慰道:“芋头这孩子你不用担心,山神爷这么大本事,总不至于跟一个孩子过不去。再说了,山神爷身边儿不得有个使唤人么,总不能亲自跟咱们这些凡夫俗子打交道吧?”
  
  夏尚武忧心忡忡地点了点头,喃喃道:“唉,这孩子可千万不能出啥事儿,不然俺可没脸见他娘啊!”
  
  主位面,夏育已经换好衣服,有些兴奋地掂了掂手上的袋子。好吧,现在启动资金已经有了。不过金砂不能直接流通,还得先换成人民币才行。到哪儿换呢,夏育决定先去找死党胖子王呈商量商量,因为王呈家就是开金矿的,门清儿。
  
  没想到王呈却不在家,据他们家小保姆说,这个死胖子吃过午饭就去他姥姥家了。好在夏育对王呈家的亲戚都很熟悉。他姥姥家就在县城,离得也不远,走路也只要十几分钟。
  
  “哟,是芋头来了。是来找小胖的吧?他在楼上看电视呢,你上去找他吧!”王呈的姥姥见是夏育来了,显得很开心,笑眯眯地说道,还忙着给夏育泡茶。
  
  夏育忙道:“姥姥您甭忙活了,我不渴。”说着急冲冲地就跑上了二楼。
  
  姥姥无奈地笑道:“这孩子!”
  
  上楼一看,这个死胖子竟然把房门锁着。夏育敲了敲门,大声喊道:“死胖子,你搞什么鬼,这么热还锁着门。”
  
  只听见里面一阵手忙脚乱的,足足过了几分钟才从门缝里看到王呈那张胖乎乎的脸。他将门打开一小半,探出头来看了看,突然惊呼道:“芋头,你怎么剃个光头?吓我一跳。”
  
  夏育尴尬地摸了摸脑袋,笑道:“剃了凉快呗!”又好奇地问道:“胖子你关着门在里面搞什么名堂?”
  
  “嘘!”王呈将手指在嘴前,一脸神秘地说道:“快进来,有好东西给你看!”说着一把将夏育拉了进去,又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夏育稀里糊涂地被拽了进去,疑惑道:“什么好东西?”突然想到自己的来意,忙举起装金豆的袋子,说:“我这里也有好东西哩!”
  
  王呈正低着头在那里摆弄影碟机,嘿嘿笑道:“你有什么好东西,能比得了这个!你放桌上吧,让你先开开眼界!”说着拿起遥控器,用力按了一下播放。
  
  “什么片子?是香港的吗?”见他搞得神神秘秘,夏育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王呈家有钱,他爸门路又广,经常弄到外面的片子,古惑仔和日漫的影碟就是在他家看的。
  
  王呈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说:“呵呵,别说话,等你看了就知道了!”
  
  正说着,影碟机已经开始读碟了。首先出来的是一个黑底白字的界面,全是英文。最上面两个单词还被描红了,写的好像是“FBIWARNING”。
  
  夏育英语成绩一般,吃力地看了看,轻声读道:“FBI窝灵,这什么东西,死胖子你不会躲在这里学英语吧!”
  
  要说高二(三)班谁最好学、最努力,恐怕不太好评。但要说最懒,肯定非死胖子王呈莫属了,没想到这货竟然在家自学英语,真是让夏育大吃一惊。
  
  然而画面很快一变,夏育才看了几眼,脸一下子胀得通红,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死胖子也好不到那里去,两只眼晴都快放出光来。两人都没说话,只顾傻傻地看着,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
  
  “砰!”正看得入神,门一下子被推开了。刚才王呈给夏育开门,之后只随手关上,却忘了上锁。结果王呈的姥爷回来了,一推就把门给推开了。
  
  王呈和夏育都给吓懵了,都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影碟还在继续播放。好在王呈的姥爷年纪大了,老眼昏花,耳朵似乎也不太灵便,进屋里找了件什么东西就出去了,连问都没问一句。
  
  “呼!”王呈长舒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忙将影碟机关掉,强笑道:“还好我姥爷眼睛不好使了!”
  
  夏育也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该说啥好。突然摸到桌上的布袋,这才想起来还有正事要办,忙道:“差点忘了,你帮我看看这个,看能值多少钱?”
  
  王呈将碟片取出,小心翼翼地收好,转过头来说道:“什么东西?”一扭头正好看到桌上的黄金,不禁大吃一惊,大叫道:“我靠,你抢金矿了!这都是从哪儿弄的,这么多!”
  
  夏育有些得意地解释道:“是一个朋友托我卖的。我一想,你们家不就是弄这个的吗?喏,就来找你了。”
  
  王呈拍了拍胸脯,笑道:“这你可找对人了,包在我身上。”说着,用手拈了拈,羡慕地说道:“可真沉啊!嗯,成色也不错,一定能卖个好价钱。走,趁还没天黑,我们就去金店。”
  
  夏育也是个急性子,忙点头答应。两人风风火火地就到了县城的金店一条街。
  
  前文说过,勐远县是有金矿的。加上邻国缅甸每年也有大量黄金流入****,所以县城里有不少回收黄金的小店。不过此时黄金买卖还没有完全放开。根据******于1983年颁布的《****金银管理条例》,第二章第十二条规定:个人出售金银,必须卖给****人民银行。同时,第十三条规定:一切出土无主金银,均为国家所有,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熔化、销毁或占有。
  
  所以从理论上讲,这些黄金只能卖给****人民银行。但是到了90年代,随着民间黄金贸易的兴起,监管早就没有那么严了。像勐远县城的首饰店,大都以代加工为由,暗中收购、倒卖黄金。这已经是当地公开的秘密。
  
  王呈对些首饰店非常熟悉,带着夏育直奔最大的一家——富丽祥,并解释说:“这家我熟,老板也最实在。不像有的店专门坑人!”
  
  此时都快天黑了,店里人不多,只有一位暴发户模样的中年人正陪着一名长相妖艳的女子在挑首饰。店主一脸谄媚站在一旁,不时说上几句讨好的俏皮话,逗得那名女子咯咯直笑。
  
  “春哥,伦家就要这条金链子,您看好不好嘛!”那名女子瞧上一条粗大的竹节项链,摇着中年男子的胳膊娇滴滴地说道,嗲得夏育牙齿一阵发酸。
  
  那名店主大喜,忙道:“丽娜小姐真是好眼光,这是24K金,足足25克,做工也是一流,最合您的身材了!”
  
  丽娜小姐一听有25克,看着金项链两眼都快放出光来,又摇了摇春哥的胳膊,拉长声音撒娇道:“春哥,好不好嘛!”
  
  春哥一看这条项链要两千多,这在当时可不便宜,不禁皱了皱眉头,朝丽娜后臀上猛得拍了一巴掌,笑骂道:“要两千多呢,就你这个小骚蹄子贪心!”
  
  丽娜娇呼一声倒在春哥怀里,娇嗔道:“哎呀,你怎么这么说伦家嘛,伦家还不是想带着给你涨面子!”
  
  夏育站在旁边,恰好看见春哥的大手拍在丽娜小姐****的娇臀上。那臀儿被拍得跟水波荡漾一样,好一阵颤动。夏育突然想到刚才看过的影碟,心里好一阵躁热,脸嗖的一下就红了。
  
  死胖子王呈眼睛也有些发直,差点儿陷在里面拔不出来。
  
  店主见春哥二人公然调情,不免有些尴尬,忙偏过头去,恰好看到呆在一旁的王呈,笑道:“哟,是小胖来了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靠捡人,小祖宗我被各路大佬团宠了 瀚海唐儿归 离婚后,前夫每天都想上位 兼职BOSS 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 重生去当乡村医生 超凡:从恶魔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