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库 > 双向穿越之1845 > 第十六章 新的门路

第十六章 新的门路

  第十六章 新的门路 (第1/2页)
  
“什么,留下来?”孙老把头一脸惊讶地说:“在这深山老林里安家?那怎么行呢?”
  
  夏育想到的办法就是让金工们干脆就在这儿安家。安了家,金子不就留下了?到时候这买卖就大了。而且历史上还真有人就这么干过,其中声势最大的是“韩边外”,曾在夹皮沟一带割据一方,私建军队,自设衙门,满清也管不了,人称“小韩国”。
  
  这个“韩边外”原名韩宪忠,据说原本是个不务正业的流浪汉,在他27岁时那年(1846年)逃到桦甸夹皮沟,在老金场投靠马文良一伙当采金工人。他这个人很有能力和领袖气质,在金场的地位迅速攀升。
  
  到1854年,也就是他42岁时被推举为金场“当家的”,成立大团,私自称统领,人称“韩边外”。后来“韩边外”的势力范围越来越大,包括今天的桦甸东半部和安图、靖宇、抚松、敦化、蛟河的一部分。他在统辖区域内,凭借丰富的黄金资源,迅速发展势力,俨然一个不受****管的独立王国。当时韩家有私人武装,号称乡勇三千,都是炮手出身,勇敢善战,每10人为一棚,设棚头一名,共分3个队,头目称“总管”,分驻3个地方。
  
  “韩边外”还建立了一套统治机构,其中枢机构叫“会房”,既是办理事务的机关,又像官府的衙门一样。这时,桦甸、磐石还没设县,所以这一带的采金工人、伐木工人、农民、猎民、采山参的都被他统治。民间的诉讼要到“会房”审理。他统治的地方还有内部流通的货币,称为“金砂”。清末的货币在“韩边外”境内不能使用。老百姓“只知有韩,不知有清”。因此,外人又称之为“小韩国”,在清末简直牛叉到了极点。
  
  这些东西都是夏育在《****黄金开采史》上看到的,当初还有些不以为然,觉得自己能赚钱就行了,搞这些东西多麻烦啊!万一在清兵围剿中挂了,不是亏大了么。至于什么推翻满清,灭日抗美,更是想都没想过。
  
  但现在看来,想赚大钱,还真得走这条路。一想到以后搞不好要跟满清血拼,夏育心里就有些忐忑。奶奶个熊,非得这么干吗?可是让自己就靠给金工卖面粉赚点小钱,似乎又很不甘心。人家“韩边外”一个流浪汉都能做到,俺为什么不行?好吧,不知不觉中,有一种叫“野心”的东西在夏育心里悄然萌发了。
  
  “不行,不行,这是行不通的!”孙老把头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劝说道:“芋头,你就别瞎想了,没有人愿留在这荒山野岭安家的。”
  
  夏育一听,有些急了,争辩道:“为什么不行呢?孙爷爷,这山上有树,河里有鱼,地里有矿,真是要啥有啥。跟咱们老家比除了冷一点儿,还有啥不好?就算不想挖矿,想种地的,这边的土地多黑多肥啊,荒地多的种都种不完。”
  
  孙老把头有些遗憾地说:“是哩,这里的地多好啊,真是可惜了!要是在俺们老家有这么多地,谁还来受这份罪呢?”
  
  夏育见孙老把头听进了几分,又趁热打铁道:“再说了,带着金子回去就能享清福吗?俺看不一定。别说咱们背着个金匪的身份,就算没人追查,这些钱只怕没几年就要被官府和地方上的恶霸盘剥光了。别人家俺不晓得,俺们家以前是啥光景,您还不知道吗?好好的日子,说败就败了!大伙拿着金子回去,最多也就是跟俺家以前一样,能享几年福?搞不好还得跟我爹一样,跑到这长白山来挖金!”
  
  “唉!”孙老把头听了直叹气,无奈地说:“你说的都在理,可眼下就这么个世道,还能怎么样呢?”
  
  夏育怂恿道:“世道不好,咱们就在这大山里建一个好世道!再也不受官府盘剥,再也不受恶霸欺压。您说好不好呢?”
  
  “这?”孙老把头拈了拈胡须,心想这不就是造反吗?芋头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俺可不能把大伙儿往死路上带,沉吟片刻后说:“这俺也不知道,你容俺再寻思寻思吧?”
  
  看来短时间很难说服孙老把头了,夏育有些遗憾地点了点头。因为不知道夏尚武什么时候回来,在等下去也没意思,夏育就准备回去了。正待离去,孙老把头突然拉出他,递给他两个沉甸甸的麻袋。这么重,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黄金了。
  
  夏育吃了一惊,说:“孙爷爷,您这是啥意思啊?”
  
  孙老爷子说:“芋头啊,你别嫌少。俺们能挖到这个矿全靠你帮忙。这二十斤金子算是你这些天跑路钱。以后矿上还会按月给你两成的份额。”
  
  夏育忙推了回去,诚恳地说:“这不行,我怎么能白要大伙儿的金子呢?”
  
  “哎,这是你该得的,一定得拿着。”孙老把头硬把袋子塞到夏育手里,说:“能找到这个矿脉,大伙儿都得承你的情!要不是有你指点,俺们哪里挖得到这些金子呢?你拿着这些金子,以后的家业就有了。可千万别在想什么跟造反沾边的事儿,那是诛九族的大罪,可不是说笑的。”
  
  夏育心里正犹豫着,心想我到底该不该收下这笔金子呢?按孙老把头的意思,这算是信息费,似乎可以要。但听到后面,感情孙老把头是怕我造反才给的金子?于是忙解释道:“孙爷爷,您误会了,俺不是要造反。这家业俺也会自己去争,您不用给我金子。”
  
  孙老把头呵呵一笑,说:“跟造不造反没关系,这是两码事儿,俺就是这么一说。”又解释道:“俺实话跟你说吧,这不是俺一个人的意思,是大伙儿一起合计的。本来都商量好了,是打算给你十斤,山神爷十斤。然后每个月再给山神爷三成的份额,你这个中间人和俺这个老把头各占一成,大伙儿再分剩下的五成。可你说山神爷不要咱儿的金子,俺寻思着那山神爷这份咱儿就分了吧?你得两成,俺厚着脸要两成,大伙儿再分剩下六成,你觉得如何呢?”
  
  “呃,那好吧!”夏育最终还是决定收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要是再不收,大伙还以为他有别的想法呢。而且他觉得孙老把头说的也在理儿,要不是他指出矿脉的位置,又帮忙弄来先进的设备,大伙儿怎么可能采到这么多金子呢?这笔金子应该算是“取之有道”吧?于是就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回到主位面,王呈已经等得有些着急了,正在家里搔头抓耳。一听到夏育的声音就急匆匆跑下楼来,埋怨道:“死芋头,你怎么才来?”突然瞥见夏育手里的袋子,惊呼道:“我靠,怎么会有这么多?”
  
  夏育将袋子递给他,笑道:“你拎拎看,沉吧?”
  
  王呈欢喜地接着,怪叫道:“哈哈,这么多啊,发财了,发财了。走,快去富丽祥,不然天都快黑了。鑫鑫姐刚刚还打电话,说正好有大买家上门,要是有货就赶紧送过去。”
  
  夏育奇道:“这么巧?那我们快点过去吧!”
  
  胖子有一辆雅马哈太子车,带上夏育,风驰电掣般朝县城赶去。这年头交警很少出动,尤其是勐远这种小县城,几乎没人管。俩人很快就到了富丽祥店外。
  
  鑫鑫正在店门口焦急地走来走去,一看到王呈俩人忙兴奋地招了招手,快步迎了上来。
  
  夏育笑道:“不好意思啊,鑫鑫姐,让你久等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靠捡人,小祖宗我被各路大佬团宠了 瀚海唐儿归 离婚后,前夫每天都想上位 兼职BOSS 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 重生去当乡村医生 超凡:从恶魔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