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库 > 双向穿越之1845 > 第十九章 命运抉择

第十九章 命运抉择

  第十九章 命运抉择 (第1/2页)
  
夏育心知农机厂肯定是出了大事,否则老爸不会这么火急火燎地赶过去,连跟客户签约这么重要的事儿都顾不上了。他想了一下,进屋跟老妈说了一声,又骑着自行车匆匆赶到王呈家。
  
  王呈此时还在睡懒觉,惊讶地说:“芋头,什么事儿这么着急?”
  
  夏育叹了口气,把农机厂的事儿大致讲了一下,又说了今天早上的事儿,焦虑道:“唉,我猜厂子肯定是出大事了,所以想拿着钱赶紧去一趟,看能不能帮上我爸什么忙。”
  
  “你不会想把那些钱投到农机厂吧?”王呈一听,忙劝阻道:“那个厂子的情况你难道还不清楚吗?不管你投多少钱也没用的!再说了,这笔钱都是你自己的吗?都用掉了,到时候只怕不好交代吧!走私的那帮人可是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的。”
  
  王呈和张正己都以为夏育的黄金是通过走私途径弄来的。当着张正己的面儿夏育自然不会轻易透露底细。可在胖子面前,夏育虽然暂时不打算告诉他真相,但也不想骗他,就解释说:
  
  “放心吧,那些黄金跟走私没关系的,都是我自己的钱。具体怎么来的我现在不方便说,等有机会一定会告诉你的。”
  
  王呈眉头一皱,说:“可是那个县农机厂真的是没救了,你出再多钱也是白搭。而且这个厂是县属企业,你弄得再好不也是替公家干的吗,到时候你能落到多少好处?要我说这些钱你不如自个儿留着,要不然……”
  
  “不用说了。”夏育苦笑道:“胖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爸那个脾气你是知道的,农机厂就是他的命!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那好吧!”王呈无奈地摊了摊手,跑到楼上把箱子取了下来。又把那辆雅马哈太子车推到院子里,说:“走,我送你去吧!”
  
  夏育本来是想采用连续穿越的方式去的,但不好违了胖子一翻心意,而且胖子的社会经验比自己要多一些,到时候说不定能帮上忙。于是赶紧拿起箱子,跳上车坐好。胖子摧了一把油门,太子车呼啸着就窜了出去。
  
  县农机厂就在城区边上,王呈又开得比较快,十几分钟就到了。刚到厂子外面,就听见里面人声鼎沸,也不知道在搞什么。
  
  王呈将车开到工厂大门,发现门口已经被黑压压地人群堵住了,不由地惊呼道:“我靠,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多人?!”又回头问道:“芋头,咱们现在怎么办?”
  
  夏育见大门口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而且人情激愤,很难挤过去,就说:“我们从后门进去!”
  
  王呈点头道:“好,你来指路。”
  
  夏育从小就在农机厂长大,对于这个厂子是再熟悉不过了。在他的指引下,两人轻车熟路,很快绕到了工厂后门。跟前门人山人海正好相反,这里几乎没什么人,只有一个老门卫无精打采地坐在门口。
  
  “吴伯伯!”夏育跳下车来,走到那个门卫跟前问道:“厂子到底出什么事了,大门口怎么那么多人?”
  
  “是芋头啊!”吴伯苦笑道:“你还不知道吗?厂子要破产了,大伙儿商量去县里讨个说法哩!”
  
  夏育疑惑道:“这厂子破产了,跟县里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吴伯一听就火了,生气地说:“要不是那帮****的乱来,咱们好好的厂子会搞成今天这种情形吗?”可能说得急了,突然捂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
  
  “吴伯伯,您消消气,慢点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唉,厂子完了,我们这些老骨头也完了!”吴伯突然老泪纵横,蹲在地上痛哭起来。
  
  夏育心里着急,安慰道:“吴伯伯,您别哭了,厂子总会有办法的。”
  
  “还能有什么办法?你爸都求遍了,没有人肯帮我们一把。”吴伯一脸悲愤地说:
  
  “哼,当初说的比唱的好听,什么包袱都扔给我们。每年就知道从厂子的账上划钱。****的,现在厂子被他们折腾垮了,就让我们自生自灭!”
  
  前文说了,勐远县农机厂也曾经红火过,一度包揽了附近好几个县的农机市场,甚至还有产品出口到了缅甸、越南、老挝等国。但当时县里并没有及时扶持,反而把厂子当成了取款机,财政上每年都要划走大量流动资金。当然,县农机厂是县属企业,县里也有权这么做。只是在行事上未免操之过急,有杀鸡取卵之嫌。
  
  另外,在县里其它几个厂子,什么五金厂、化肥厂、纺织厂破产后,也统统并入了农机厂,原本还能支持的农机厂终于扛不下去了,最终落到今天这种田地。所以有些偏激的工人就觉得是县里某些领导把厂子搞垮的,心里一直憋着一股子怨气。
  
  咳咳,这当然是他们的误解,但是工人们未必都能理性地看待问题。以前厂子勉强还能维持时,大伙儿拖家带口的,也就忍了。但现在听说厂子要破产了,很多工人一家的生计全靠农机厂养活着,感到天都要塌了,没活路了,就准备去大闹一场,讨个说法!
  
  夏援朝一听急了,赶紧跑来安抚工人。他倒不是怕连累自己,而是担心这些工人莽撞行事,反而吃亏。但他现在拿不出钱来,根本说不动那些工人。也亏得夏援朝这些年一直在尽心尽力操持着厂子,虽然也有过决策失误,但工人们并不怪他。要是换个领导过来劝几句,挨顿打都是轻的。当然,除了夏援朝,别人也不会来。
  
  “弟兄们,都听我说两句!”夏援朝站在门岗的台子上,大声喊道:“厂子的事情我正在想办法,已经有一家企业决定从我们厂采购物资,今天就签合同!弟兄们,咱们还没到绝路上。只要咱们齐心协力,一定能挺过这个难关的。”
  
  “夏厂子,你不要讲了!”一名花白头发的老工人愤怒地吼道:“我们今天就是要去讨个说法!你要是识相就赶紧躲开,这事儿跟你没关系。”
  
  “对!”其他工人也跟着附和道:“夏厂长,你甭管我们了。再不闹一场咱们就没活路了。”
  
  “韩闯!你要把大伙往绝路上带吗?”夏援朝气得浑身发抖,指着那名叫韩闯的老工人骂道:“这些人可都是拖家带口的,你自己脑子糊涂,不要害了别人!”
  
  韩闯和夏援朝对视了一眼,有些心虚地避开,但嘴里还是不服气地嚷道:“不是我要害他们。现在厂子都要破产了,再不讨个说活,大伙儿以后的日子咋过?你是个好官,我们不牵连你,你也别拦着我们。”
  
  “对,反正没活路了,跟****的拼了!”
  
  “谁说没活路了!”夏援朝怒喝道:“我刚才说了,有家企业已经决定从我们厂买一批物资,光定金就有二三十万。要不是你们闹事,这会儿合同都签了。”
  
  “是不是真的?”工人们有些将信将疑,纷纷嚷道:“夏厂长,我们相信你,你可别蒙我们。”
  
  “对,把合同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拿不出合同就是骗人的!”
  
  ……
  
  夏援朝急得满头大汗,他倒是想去签合同,但是又怕自己一走,工人们又被煽动地跑去县里闹事儿了。正着急的时候,夏育高高举着提款箱,费力地从人群中挤了进来,大声喊道:“爸!”
  
  “芋头,你来干什么?快回去!”
  
  “爸,我把货款全带来了!”夏育赶紧把提款箱递了过去,说:“呃,一共有五十多万,接近六十万的样子。”那批黄金总共卖了七十万,但给了鑫鑫五万八,胖子八千,又花五万买了一条红宝石项链,就只剩下五十八万多了。真是来的容易去得快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靠捡人,小祖宗我被各路大佬团宠了 瀚海唐儿归 离婚后,前夫每天都想上位 兼职BOSS 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 重生去当乡村医生 超凡:从恶魔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