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库 > 霹雳仙魔之弥天之局 > 第四章 五杰邀战七贤聚 无败成名天下知

第四章 五杰邀战七贤聚 无败成名天下知

  第四章 五杰邀战七贤聚 无败成名天下知 (第1/2页)
  
  弹指一挥十八秋,稚子幼童诉情由。
  
  听竹轩外姻缘起,府衙街前始为终。
  
  时光荏苒,岁月变迁,弹指间已过数年,景还是当年之景,人却多为故人,一身呼唤,打破院内沉寂,知了嗡嗡,诉说着夏日炎炎;
  
  “父亲我去老师家了”,少年对着院内喊道;
  
  “嗯!去吧!早去早回”,一番回应却不见应答,此刻少年以至院外;
  
  端看这个少年,长大是玉树临风,眉清目秀,儒风道雅,举手抬足间,自然流露出一种气度,堪比王者风范;
  
  “咦”;
  
  细细端详之下,尽然长的很像一位名响三界的人物,他就是鸿蒙老祖丘雄,没错此子便是丘雄转世之身,上岭城柯家公子柯勋。
  
  柯勋现已年岁十八,每日都会来到一座绣楼前,绣楼名曰听竹轩,与楼中的一位女子吟诗作赋,抚琴答对;
  
  要说这柯勋对楼中女子的崇拜,可是不比他恩师朴先生差,而此女是谁,为何让柯勋如此痴迷,各中因原早已有定;
  
  一个在听竹轩生活了十八年的女子,从未踏出过听竹轩的大门,也没看到世态炎凉,有的只是女子萌生的爱意,而柯勋他所知道的只有一点,绣楼中那个才华横溢的女子名叫青莲,只此而已。
  
  “公子快去私塾吧!不然先生又该生气了”,青莲道;
  
  “好好好,我这就走,莲儿妹妹晚些时候我再来陪您”,柯勋说吧!转身离去;
  
  看着远去的背影,望的有些痴迷,相伴十八载,离别终是背影,相见总能言欢,想过相见,却怕自己的容貌让柯勋心生害怕,只得打消此念,保留着那一丝丝期盼;
  
  当局者二人,你侬我侬,却不知早有旁观者,观此情形只叹一声,言语道:“哎!这两位怕是早就互生情愫了”,说话的乃是朴府老管家朴安,一个陪伴了朴青莲十八年的老人;
  
  而另一边,此刻的朴府内堂之上,可谓人才济济,上达肱骨之亲,下与富户之家,尽在此方院内;
  
  “伯父晚辈知道你已经拒绝收徒,不过数日前,由家父告知十八年前您在得一位关门弟子,乃是上岭柯公子,不知是否有误”,一人问道;
  
  “不错,这柯勋便是我最后一位弟子”,朴先生抚须回答,心中甚是满意;
  
  舒料,竟在此刻诗号传出,吸引众人目光,场面霎时紧张万分,反观朴先生却是笑容满面,老态龙钟;
  
  琴棋书画诗酒茶,
  
  个中深奥语难夸。
  
  总揽七贤清雅事,
  
  并肩诸圣天一方。
  
  诗号罢,却见来人白衣翩翩,不染俗尘,手中折扇更添一丝儒雅之气;
  
  “哦!,勋儿来了”,朴先生竟是先开口之人;
  
  “师傅在上,弟子柯勋拜见”,柯勋口中言语,手上姿势亦是不慢,话语间已行了师徒之礼,朴先生随即双手搀扶而起,口中一一介绍这屋内众人;
  
  “勋儿,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都是京城的豪门大户的公子,张月公子,邱琴公子,欧阳磊公子,邹玉公子,以及当朝宰相之子王玄埔公子”,语罢,朴先生已经把柯勋拉至面前促膝而坐;
  
  “我们五人号称京城五杰,曾经都想拜入朴先生门下,时至今日也未曾如愿,既然柯公子是朴先生的弟子,不知能否和我们五人切磋一翻”;
  
  “啪”,折扇开屏,欧阳磊一副傲表情,静静等待着柯勋的接战,场面顿显尴尬,恰在此刻一名女子映入眼帘,但那如萤双目,却是忘穿柯勋,难存一丝杂物;
  
  “今日招待子侄,你来做什么”,未曾想又是朴先生率先问话;
  
  “爹爹,女儿来给柯勋哥哥上茶”,一声尊称,身份落定;
  
  此女乃是朴碧莲,当初朴老爷顶替亲生女儿的人,不过碧莲与青莲自是天壤之别,前者是春心荡漾难守其心,后者是才华横溢知书达理,唯有一比碧莲优胜,那变是此刻的相貌;
  
  “难道没有下人,还不下去,”,朴先生怒喝道;
  
  “女儿遵命”,朴碧莲虽然不悦,但还是要遵从一二;
  
  舒料此番插曲过后,柯勋亦是折扇开屏,立与堂中不可傲世之态反问道:
  
  “琴、棋、书、画、诗、酒、茶不知五位兄台要切磋什么”;
  
  “总揽七贤清雅事,并肩诸圣天一方,柯兄好胆识”,欧阳磊笑颜以对,口中所讲自是切磋之事;
  
  “我应战了”,柯勋背手转身,自信之气席卷中堂;
  
  “好,有魄力,就定与三日后城中醉仙酒楼,到时还望朴伯父倚做评判,那晚辈先告辞了”;
  
  语罢,王玄埔鞠躬行礼转身离去,其他人一一效仿紧随其后。
  
  “勋儿,为师相信你的学问以及才华,可是一对五,我还是有些担忧”,看着五人远去的背影,朴先生话中似是已知胜败;
  
  柯勋自然也是听的出来,随即安慰道:“老师相信学生一定可以战胜的”;
  
  看着面前自己最得意的弟子,朴先生心中倍感五味杂陈,虽未走入仕途,但他深知柯勋定是不世之材,但见战书以已接,只得自行安抚,口中道:“老师相信你,快去准备准备吧”;
  
  “学生拜别老师”,又是一记师徒大礼,更添几分坚定。
  
  “听说了吗?听说什么,咱们上岭城柯公子要和京城五杰比拼琴、棋、书、画、诗、酒、茶以一人之力独站五人”,人群中却已经开始议论;
  
  “柯公子那个柯公子”,有人心中不解,随即问道;
  
  “上岭柯善人的公子,还能有那位敢称柯公子的,听说有人已经开了盘口,要不玩玩去”,语落之时,此番聚集的人群,早已四散而去;
  
  “我压柯公子五两,我压王公子五两,我压欧阳公子二十两......”,赌坊内押宝之声似是平淡无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靠捡人,小祖宗我被各路大佬团宠了 瀚海唐儿归 离婚后,前夫每天都想上位 兼职BOSS 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 重生去当乡村医生 超凡:从恶魔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