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库 > 我,法外狂徒,又落网了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案结!血流不止啊许队长!【三合一求月票!】

第二百五十八章 案结!血流不止啊许队长!【三合一求月票!】

  第二百五十八章 案结!血流不止啊许队长!【三合一求月票!】 (第1/2页)
  
  一个人什么时候最值钱?
  
  能掌控他人生命的时候。
  
  也就是所谓的亡命之徒,这些人警方会打印传单,在街道上到处分发,寻求普通居民提供信息,同时还再给这些居民进行一些金钱奖励。
  
  一般来说,警方办案多靠走访,其次便是靠这种居民提供的信息!
  
  因为奖励丰厚,所以衍生出‘赏金猎人’这种东西。
  
  同时,还有另一种人也由此而生
  
  “啧,这小子智商挺高的,要是走正道,说不定会在哪个研究院进行研究。”
  
  许生刑侦大队内,收工处理后续的李胜脸上露出感慨的表情。
  
  他是去坝上村的那些警方之一。
  
  天知道他踹开门,看到里面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心情有多沉?
  
  对方跑了!
  
  好在,内勤那边传来消息,秦志明落网。
  
  “脑子确实好用,当然,说不定这是提前规划好的。”
  
  许生点点头,没有否认对对方的评价。
  
  秦志明想给福利院捐点钱,可惜这个愿望算是破了。
  
  他捐成,那警方虽然破案,但也会成为小丑,一个被犯罪分子玩弄于鼓掌间的小丑。
  
  钱可以有。
  
  但不能是这种方式!
  
  这种方式有什么问题?
  
  之前说了,警方的传单衍生出的职业,除了‘赏金猎人’还有另一种。
  
  这种是专门将自己贩卖的人!
  
  全世界发生过至少两位数的例子,那就是某些缺钱的人,找人合作,自己前去某個地方杀人,将其杀害后逃亡,在警方给出悬赏单后,由合作的人举报自己获得奖励。
  
  一个被打出传单的凶杀案,一般直接逮捕能获得个几万块。
  
  一个连环杀人案,起步就是近十万!
  
  十万啊,04年乡下平均工资也才月七八百左右,不吃不喝工作十多年才能攒够!
  
  要是杀的更多,性质更恶劣,如小孩,又或是其余的。
  
  比如这起案件,花田埋葬着几十余具尸体,这种级别的,单单提供一个信息都会给十万!
  
  也就是不能直接‘悬赏’,避免赏金猎人的出现,所以故意压低价格。
  
  不然,直接逮捕秦志明的整个几十万完全没问题。
  
  04年的几十万啊!!!
  
  “这小子是真莽啊,料准了警方能发现自己,也料准了我们一定会去坝上村。”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直接旁若无人的走进福利院。”
  
  回想到福利院的监控画面,李胜就忍不住一阵咂舌。
  
  “算的很准,全方面的那种准度。”
  
  许生点了点头,代入到秦志明的视角,他才能感受到对方究竟算了什么。
  
  首先,是案发时间。
  
  对方算准了六月份一定会案发?
  
  怎么算的?
  
  一捧花,他将花的成长时间也算了进去!
  
  花田埋尸的土层很浅,他提前给福利院的孩子培养了摘花去卖的习惯。
  
  所以,在六月份,不论是刘庄消失,又或是孩子摘花导致尸体从土壤中出现,这个时间段必然会案发!
  
  于是,他在案发前,将坝上村那边的事情处理好。
  
  “还有瓜田,这玩意他没有过多遮掩,也算是主动暴露的信息。”
  
  李胜开口说道。
  
  瓜田的信息不算重要,但对逻辑的串联型却很重要,能让犹豫的人不再犹豫。
  
  除此外,坝上村那边,对方能以一个未成年的身份,在三年内将花田给打理的井井有条,让坝上村的青年跟着一起赚钱,这也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可惜了,可惜了啊。”
  
  李胜叹了口气,这种人若是成为警察,说不定东国还能出一名警界新星!
  
  可惜
  
  他不是警察,还坐在了警方的对立面上。
  
  许生也没说什么。
  
  他也差点棋差一招被对方带入坑里,好在极其专业的素养,加上往常培养出的第六感让他下意识察觉到不对劲。
  
  最后那段信息来的太顺利了!
  
  想了想,便设了个局,双线进行,于是提前在福利院内,抓捕对方!
  
  两人叹了口气,随后默默打开桌上外面打包来的饭菜。
  
  这两天在高速路段,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天天吃泡面,给所有人吃恶心了。
  
  现在回来吃上一口饭菜别提多香了。
  
  不过,还没等两个人吃什么,刚打开塑料袋.
  
  一阵敲门声响起。
  
  “笃笃笃~”
  
  两个饥肠辘辘的警察顿住,嘴唇蠕动,随后放下筷子,忍着饿开口道:
  
  “进。”
  
  “吱~”
  
  办公室的门开了,韩阳的身影走了进来。
  
  “什么事?”
  
  “老大,秦志明要见你们,他好像要问点什么。”
  
  韩阳狐疑的开口。
  
  “现在?”
  
  许生顿了顿,看了眼时间。
  
  现在是抓捕秦志明的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半。
  
  一天一夜不问,等到饭点问是吧.
  
  但对方的身份又摆在这
  
  许生叹了口气,将塑料袋包好,留恋的看了眼现在还算温和的菜肴。
  
  “去看看。”
  
  说着,许生向外走去。
  
  他总觉得这货可能是卡着点把自己喊留审讯室的。
  
  要是其余人,许生倒是不会这么想,比如采生折割案的几个既是受害者,又是凶手的人,就算是大半夜喊自己起床估摸着也不是故意的。
  
  但秦志明
  
  这人把控时间的能力多少有点惊人。
  
  他觉得对方可能是料准了自己在吃饭,然后故意喊自己过去的!
  
  中年人可能不会有这种恶趣味。
  
  不过对方刚成年,才18岁,性格乐子人一点倒是很正常。
  
  “啪!”
  
  审讯室的门开了,许生一脚踏入,下一秒,里面的人刚抬头,就看到个身影坐在面前。
  
  “说吧,找我什么事?”
  
  许生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穿着制式衣裳,双手被拷住,坐在椅子上的秦志明。
  
  也就是这一次,许生才能好好的看清对方的长相。
  
  他长什么样?
  
  还没长开。
  
  看起来像三四十岁,但细细看去,就知道这只是风吹日晒导致的皮肤变差呈现的错觉。
  
  真实五官还没长开,略显稚嫩,青涩,如果白皙一点,倒是很清秀。
  
  像一朵快要绽放、艳丽的花。
  
  可惜。
  
  要死了。
  
  秦志明沉默半晌,约莫好几分钟过后,才逐渐开口。
  
  “那个宣传单”
  
  他的声音响起,略显沙哑,眸中一动,盯着许生,却又没说自己的事。
  
  “钱?”
  
  “警察抓你还要给你钱吗?”
  
  许生随口说道,按照规定来看,确实不需要给钱。
  
  闻言,秦志明叹了口气,默然下去,好像有点惆怅。
  
  “那七万呢?”他突然又询问。
  
  “七万?什么七万?”
  
  许生顿了顿,眉头一蹙。
  
  “就是那”秦志明下意识开口回答,不过话没说话,许生就给打断。
  
  “什么钱不钱的,你一罪犯还想和警察和要钱?”
  
  许生十分不满,顿了顿,他又将话题转向其余地方。
  
  “说说案子吧,我还有几个问题不太明白。”
  
  “为什么挑六月份让案件案发?”
  
  “如果你在二月份,将山民全部杀害,随后在那地方挖个坑,把人一埋,就那高速路段没人发现的了你。”
  
  “之后四月份时就只需要处理刘庄一个尸体,也能拖着往山林去埋。”
  
  “按理来说,你不该被抓住的。”
  
  许生上下打量着面前的秦志明。
  
  对方很聪明,许生不信他在那种地方想不到隐藏自己身份的手法。
  
  “况且,还要选六月份,你很喜欢这个时间?”
  
  秦志明那略显稚嫩,带眼镜的脸稍微一顿,随后道: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一旁的李胜顿住,略显呆愣的看着他。
  
  “我杀了他们,也知道里面有无辜的,那就偿命,很公平,虽然不公正,但四年前对我来说也不公正。”
  
  秦志明缓缓开口。
  
  一个杀人犯的脑子里想的是.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李胜眼神有点古怪,他还是头一次从这种身份的人口中听到这段话。
  
  况且,对方还是一名杀了三十余位人的终极刽子手!
  
  “再者,活着也没什么意思,死就死吧。”
  
  秦志明随口道,他并不在意眼下的结果。
  
  这在许生的预料内,他点点头,不算惊讶。
  
  稍微一顿,许生又道:
  
  “时间呢?”
  
  “伱为什么要把案件隐藏在六月份爆发,原因?”
  
  之前办公室里许生想过,对方有能力杀完刘庄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李树勋将自己给举报,至少也能得到一笔钱。
  
  不过去攒到六月份。
  
  让钱更多点?
  
  不过下一刻,在场警察便知道了为什么。
  
  “花田的花得收割。”
  
  秦志明摇摇头。
  
  “坝上村的村民对我很不错,用了一年半开垦出了荒地,赚到一笔钱后也信我,把所有钱都投进了第三年的种植中。”
  
  “四月份我要是出事,花田估摸着也会被接管。”
  
  “五月中旬抢着时间将花割掉,六月前找好花商卖掉”
  
  “这样能避免血本无归,而且我签的合同很短,五月尾那片花田的合同也到期。”
  
  “按照法律,官方是没权对花田动手,最大也就将张奶奶的老房子控制住。”
  
  合同到期了?
  
  许生眯了眯眼,那双眸子透过秦志明的外貌,穿透内心。
  
  “你三年前就计划好了?”
  
  秦志明没搭腔。
  
  三年前算好三年后,包括抢收花,包括警方抓捕自己后要应对的事情
  
  啧。
  
  “花田还在,坝上村就能慢慢活。”
  
  秦志明半晌后,才开口道:
  
  “警官,你们可能不知道,种花,种地,又或是水稻,难的不是种,而是开荒。”
  
  “一块自己的花田,开荒的难度要大于三年盈利!”
  
  “涉及到的不仅仅只是体力劳动”
  
  花想卖出去,那就要长相好,而长相好的前提是地有肥力!
  
  一块荒地的肥力可没多少。
  
  将其打理成能种花的地,你得先养地,才能养花,期间基本是倒贴钱。
  
  “花田开垦好,坝上村人多,我把张奶奶那边的手艺都告诉了他们,到时候村长自己将花田的处理问题安排好,他们接着种就行。”
  
  “后面也不用和张奶奶一样,饿的在外地谋出路。”秦志明又道。
  
  李胜现在有点坐立难安了。
  
  他总觉得,就这品行,坐在对面的应该是自己而不是他
  
  不过现实就是如此,秦志明落网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靠捡人,小祖宗我被各路大佬团宠了 瀚海唐儿归 离婚后,前夫每天都想上位 兼职BOSS 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 重生去当乡村医生 超凡:从恶魔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