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库 > 我,法外狂徒,又落网了 > 第二百六十章 假币!【三合一求月票!】

第二百六十章 假币!【三合一求月票!】

  第二百六十章 假币!【三合一求月票!】 (第1/2页)
  
  一个省能有多少人员?
  
  看情况。
  
  小省份没多少,但问题这里是六洲省!
  
  京城,夜之城这边每个都有近两万的chu级人物,更别说大大小小加起来的所有官方人员了。
  
  六洲省虽然没这么多,但也少不了哪去,毕竟是人口大省。
  
  同时,还要涵盖商界.
  
  仅仅是一两天的时间,众人就直接查出了四百余人!
  
  也就是guo安的迅速。
  
  若是换成其余人来调查,估摸着现在还正在想办法拔出一个大的带出一堆小的,而guo安却直接列出了名单。
  
  而其中,有个让王超感到十分震惊的则是
  
  “怎么大部分都是基层人物!?”
  
  六月二十号,王超站在社区内,看着面前被捕的正ke级人物,瞪大眼睛看着。
  
  这几天他跟着一起看了许多抓捕事件,小部分是chu级,大部分都是正ke或者副ke。
  
  当然,瀚海市那边倒是也有点情况,但王超没去,毕竟有点远。
  
  总的来说,概率最高的却是基层!
  
  “怎么大一点的还没李队大.”
  
  王超疑惑。
  
  普通人的思维,大多是受hui都是ju长,又或是ju长更高的级别。
  
  但问题却是.
  
  “超子,你要明白受hui是一桩买卖,分别为‘需求’和‘代价’。”
  
  许生坐在沙发上,看着周围不断搜查房屋的警察。
  
  他们所在的地方就是一個副chu人物的家,guo安查到了他的资金有问题,但还没找到对方的钱财,不过问题不大,不妨碍guo安带走。
  
  有证据才能抓人?你跟guo安讲这些!?
  
  再者,这孙子就是刘庄的最高人,两人保持合作多年,但对方手下却并非只有刘庄。
  
  七年,三千七百万!
  
  换算成后世,那就是至少一亿!
  
  好家伙,还没李胜大,但一年赚一千多近两千万!
  
  尤其是对方还直接性造成了匠案的出现,这孙子不被抓,那沙源可以原地辞职跳海喂鲨鱼了。
  
  “假设,你的需求仅仅只是进医院的大门,这时候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个受hui目标,分别是保安和院长。”
  
  “hui赂保安,可能一包华子就够,而hui赂院长,那你不准备个几十万是看不到影子了,并且你还得先钱找人,知道院长联系电话,小心谨慎的谄媚。”
  
  一个很简单的计算题。
  
  就像,你想低价抢购要过期chu理的商品,那就hui赂店员,有临期产品就给你打电话。
  
  当然,伱也可以为了这点临期商品去hui赂联合国。
  
  但不划算。
  
  “你觉得想hui赂的人,是想办大事的人多,还是想办小事的人多?”
  
  许生随口说着。
  
  “小事。”王超若有所思的回道。
  
  所谓的小事不小。
  
  但这些东西,在信息传送不迅速的现在这个级别够了。
  
  还用得着更高的?
  
  “什么级别的事,找什么档次的人。”
  
  许生淡淡开口说。
  
  当然,还有第二个原因,不容易被看出来的方式。
  
  假设许生犯错误,那他会直接要钱?
  
  不,这是最低级的手段。
  
  稍微高明一点便会成为另一种形式。
  
  如果,那些人找上许生的亲戚,嗯,虽然他没亲戚那假设他有亲戚的情况下。
  
  对方找许生的七大姑八大姨,在双方都是聪明人的情况下,对方掏出一个亿给七大姑的儿子创业。
  
  表面上是很正常的投资创业事情。
  
  但期间有大公司扶持,创业必然成功,之后七大姑的儿子逢年过节,去给身为长辈的许生拜年,拜年的礼物贵重一点很正常吧。
  
  随后许生再招标。
  
  刚好是对方。
  
  手段也不高明,能查到,却也能绕开规定进行。
  
  而对比suo长,他们这种级别就没办法运用这种手法了,所以大事找不了他们,得找许生。
  
  “当然,这种手段,受hui是咱们的称呼,其实市场上许多东西严格来说,都和shouhui的区别不大。”
  
  “比如销售,提成你也可以看成拿钱的一种.当然,不是普通的销售,至少提成得是十万起步的那种。”
  
  “还有一个能用来创业的方法,严格来说,依旧是受hui!”
  
  许生从沙发上站起身,对周围人科普着。
  
  很多人都在思考创业怎么创,拿基础的饭店来说。
  
  你开了个饭店,在保证口味的情况下,去找几个经常跑业务的人。
  
  跑业务,那就要在饭店谈生意吃饭。
  
  你让他们来饭店吃饭,每次结账后,对方找公司报销,你给予一些回扣,也就是对方吃一千,你赚七百,掏出三百甚至是四百给对方!
  
  如此,对方下次谈合作依旧会找你,同时在报销的情况下,会点更贵的。
  
  薄利多销,同时还会成为稳定客户!
  
  这叫吃回扣。
  
  也算得上受hui。
  
  周围的人听着,手上的动作倒是没停下。
  
  沙源在各个房间走来走去,甚至将天板都给拆了下来,却什么都没找到。
  
  “钱在呢?”
  
  沙源眉头一皱。
  
  对方虽然受hui,他们查到了资金问题,但却没找到钱财所在。
  
  种种迹象都证明钱藏在对方的家里,却没找到。
  
  “把那个衣柜给挪开。”
  
  许生左右观察片刻,随后指着对方卧室里的柜子。
  
  右边是卧室,左边是厕所,两者之间则被一面墙隔着。
  
  “衣柜不是家具,木匠镶嵌在墙上的,拖不走。”
  
  guo安的人查看片刻后,眉头一皱。
  
  “那就砸了!”
  
  许生没有丝毫犹豫。
  
  众人也没愣着,直接找来几个家伙事,对着这衣柜就是一阵砸。
  
  砸完后,众人面前却露出了一扇.
  
  门?
  
  一扇弯着腰都不容易进去的门!
  
  沙源心中一动,连忙走上前。
  
  门有锁,但不是密码锁,沙源稍微一撬,锁芯的弹簧跳动,下一秒便被打开。
  
  “吱~!”
  
  开门的瞬间,一堆东西浮现在众人面前。
  
  是什么?
  
  金钱吗?
  
  看着里面的东西,许生略显咂舌。
  
  表!
  
  没错,里面没有多少现金,大多是一堆手表,又或是金条!
  
  “这人是个很爱表的人?”
  
  王超脑袋凑过来一看,随后脸上露出诧异。
  
  “不过为什么这些表都没戴过的痕迹?”
  
  许生瞥了他一眼。
  
  “这是变现的玩意。”
  
  受hui的人内心都会想着有朝一日暴露后逃跑。
  
  逃跑,难道就单单只是活个命?
  
  不是。
  
  对方绝对舍不得钱,舍不得现在拥有的待遇!
  
  那就要涉及到转移资金,但现金你怎么可能带很多逃跑。
  
  所以,就要考虑到便捷性,值钱,保值的玩意。
  
  “牌子biao很保值,只要是真的,有那些证件,那你逃跑后可以随便换一大笔钱。”
  
  “嗯,这玩意还只需要戴在手腕上。”
  
  “其次是金条,黄金这位不管在哪都是硬通货。“
  
  “一斤黄金好几个w,这可比单纯带现金要好的多。”
  
  许生随口解释着,这也是为什么一堆有色势力的人喜欢手上戴一块腕表的原因。
  
  很难想象一块保值的biao,都能成为他们逃跑后东山再起的依靠!
  
  或是金牙。
  
  “这些表还不够,去查查国外账户,那个号称永远中立的银行。”
  
  许生随口说道,然后就向外走去。
  
  xi钱嘛,出了贵没什么缺点了,分分钟给你洗到国外的清白账户里!
  
  沙源点头,同时深吸一口气,没有任何犹豫。
  
  整个在六圣州的guo安全都躁动起来。
  
  六月的时间.
  
  所有领域内全都刮起一阵看不见的腥风血雨!
  
  许生回头,看了眼这老旧的破社区。
  
  一个冷知识。
  
  很多商界又或是其余的,很喜欢住在老破小的地方。
  
  在周围服务很好的情况下,经常能看到这些人打开一个老破小的社区住。
  
  为什么?
  
  因为好打掩护。
  
  当然,外面看起来是老破小,但你推开门,就知道里面的装修和家具有多豪华了
  
  “啧,人还挺多。”
  
  许生顿了顿,收回目光,他上车,片刻后又笑了笑。
  
  “刚好chu理过期子弹。”
  
  六月二十一号,江三市警局局长苏强前往瀚海市开会,他看到办公室少了两个熟悉的面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靠捡人,小祖宗我被各路大佬团宠了 瀚海唐儿归 离婚后,前夫每天都想上位 兼职BOSS 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 重生去当乡村医生 超凡:从恶魔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