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库 > 灾后第六年,我靠发豆芽攒下农场 > 113.我会替你守住秘密【二合一】

113.我会替你守住秘密【二合一】

  113.我会替你守住秘密【二合一】 (第2/2页)
  
  “哦,”怀榆赶紧打断他们的话:“没死呢。”
  
  防御军:?!!!
  
  而怀榆见他们不吭声,赶紧补充道:
  
  “又活了。他又活了。”
  
  “但你们等等,我想办法把他拖出来还给你们。”
  
  防御军:???什么什么拖出来?还给他们?怎么还?
  
  没等他们继续发问,怀榆怕不知道怎么回答,转身又踩着拖鞋飞奔进了小屋。
  
  现在问题来了,该怎么把周潜拖出去呢?
  
  …
  
  “我自己走?”周潜试探性的双手撑着浴桶边缘,而后看着怀榆。
  
  然而怀榆讲话却很不留情:“可是你现在只有一只腿,还没练熟吧?”
  
  哦。
  
  周潜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好像已经截肢了。
  
  本来截肢是很容易令他消沉的一段痛苦,可不知为什么,感受过那生不如死的神经剧痛,还有怀榆为了让他活命做出的种种努力后,这仿佛又不值得什么了。
  
  此刻只好咬牙道:“我试试吧……”
  
  “别急别急别急!”
  
  怀榆三连阻挡,转身又从墙边上推过来一辆野外伤员车,底下的万向轮做的又圆又大,十分灵巧。她只是稍稍用力,就丝滑的停在了浴桶边。
  
  而怀榆指着那张床说道:“你要是感觉要倒下,就往这张床上倒啊!只要倒上来了,我再慢慢儿帮你调整位置,再拉你出去。”
  
  周潜:……
  
  但不管他有多大毅力,刚从生死线上游走下来,两天没沾水米的周潜也确实是有心无力。
  
  更别提他胳膊上的伤痕,只要一用力就感觉疤痕快要被撕裂开了。
  
  此刻在桶里徒劳的扑腾半天,到底也没能适应只有一条腿做支点的生活。
  
  反而是怀榆撸起了袖子:“这屋子没有青砖铺地,水都落不到外头去。不然我可以把桶推倒,然后你从里头爬出来……”
  
  她颇有些遗憾:
  
  “之前把你拖进去就是这么弄的。”
  
  周潜沉默了。
  
  他想想那个场景,此刻手臂一个发力,伤口处瞬间产生了一阵刺痛。
  
  但是好消息是,人一下子隔着浴桶扑到了旁边的平车上。
  
  “……”
  
  过了会儿,怀榆走过来默默的抬着他的腿,又把他挪到了车上。
  
  而后嘱咐道:“你抓紧啊……算了,你手上有伤不好抓,我还是给你绑起来吧。”
  
  两侧的束缚带被拉起,然后又重新紧扣在周潜身上,她这才推起车子:
  
  “走了。”
  
  而在蔷薇走廊极限距离外,默默等着的两名防御军却越发心里没底了。
  
  他们此刻手里还捧着要交接的遗物和积分,且还自有一套流程呢。
  
  可如今不知怎么了,手里的东西越来越抱不住,心里的忐忑却越来越多了。
  
  而就在这度秒如年的煎熬中,从小屋里磕磕绊绊连抬带拽的怀榆终于出现了!
  
  但更可怕的是,她从身后又拽出一辆平车来,上头隐约躺着个浑身惨不忍睹的、只有一条腿的男人!
  
  怎么没埋?
  
  哦刚说了没死……但怎么没死?
  
  呸呸呸他们的意思是!为什么没死但身上会显得那么可怕,仿佛遭受了非人的酷刑啊!
  
  两人瞬间站直了身子,脚步下意识想要抬出,可看着那道极限距离的划痕,此刻又急又懊恼,只伸长脖子探望着,内心一片焦灼。
  
  平车来到了野外,周潜赤裸的上身被束缚带捆着摩擦到伤痕,又一次让他忍受着剧痛。
  
  而他看着外头湛蓝的天空,一时间没有在意身上的模样,反而发起了呆。
  
  ——当他被榕树的气根狠狠捆住甩起,然后硬生生绞断腿骨时,透过森林的缝隙,也能看出看到这样灿烂的天空。
  
  原本还以为这辈子都没可能再见了,可如今……
  
  他深吸一口气,由衷感叹道:
  
  活着真好啊!
  
  平车咕咕噜噜压着青草和碎石砖块,一路朝着防御军走去。
  
  而两名防御军在越来越近的距离中身躯也越发紧绷,直到怀榆终于跨过的那条线,他们迫不及待的就扑到了推车面前!
  
  另一人慌乱的将手里的东西又放回车上,而后忍不住看向怀榆:“这是怎么回事?周队长身上……”
  
  怀榆能说什么?
  
  “我不知道啊。”
  
  她顶着一张狼狈又憔悴的小脸说着无辜的话,整个人茫然无辜的仿佛刚醒的小鹿。
  
  而周潜躺在平车上默默看着这一幕,大概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一开始会觉得她真的很柔弱,甚至到现在还这么觉得。
  
  这个模样就太有欺骗性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能活着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
  
  两名防御军眼圈儿有点儿泛红,这会儿只是迫不及待的看着他:“周队长,周队长……你醒着吗?”
  
  “嗯。”
  
  周潜慢慢睁开眼睛看向他,而后艰难说道:“这里面的事比较复杂,怀榆也讲不出个一二三来。带我回营地,我来讲清楚吧。”
  
  这怎么能去营地呢?
  
  两名防御军着急了:“我立刻送您去花城医院。”
  
  “等去了医院,我们俩再做汇报也不迟,您现在看起来真的——”
  
  他想说看起来真的很糟糕,仿佛刚从牢狱里经受酷刑被接出来,只剩那么恹恹一口气了。
  
  周潜顿了顿,随后才虚弱点头:“也好。”
  
  两人赶紧推着他就想往车上送,然而见到车子又傻眼了——因为这个平车,塞不进他们的车厢里。
  
  好在车座子是能拆卸的,两人赶紧又一阵折腾,又急又慌的将座椅全部拆除,最后才成功把平车放进去。
  
  怀榆默默看了看时间,这会儿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
  
  关上车门时,对方朝一旁默默看着的怀榆认真道了谢:“不管怎样,多谢您。不过之前说好的物品交接……”
  
  怀榆点点头,此刻又看了看车子:“他能活过来我都觉得谢天谢地了,其他的都不重要。只是身体方面有什么进展的话,麻烦能不能告诉我一声?”
  
  “我真的很担心周潜哥哥。”
  
  周潜躺在车里听到这话,忍不住又绷着脸艰难的笑了出来。
  
  “嘶……”
  
  这也没有镜子,他的脸到底被划了多少下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靠捡人,小祖宗我被各路大佬团宠了 瀚海唐儿归 离婚后,前夫每天都想上位 兼职BOSS 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 重生去当乡村医生 超凡:从恶魔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