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八零书库 > 灾后第六年,我靠发豆芽攒下农场 > 113.我会替你守住秘密【二合一】

113.我会替你守住秘密【二合一】

  113.我会替你守住秘密【二合一】 (第1/2页)
  
  周潜只笑了一会儿就又忍不住克制的绷住了面孔。
  
  因为全身上下,头脸到手,真的很痛。
  
  而且……
  
  “我为什么会被绑起来?”
  
  “哦哦哦!”怀榆回过神来,赶紧把他手腕上的绳子解开,顺带解释道:
  
  “蜘蛛的神经毒素会放大痛苦,怕你在模糊不清的时候伤到自己,所以不光要绑手,就连嘴一开始也是塞住的。”
  
  话虽如此,但他如今意识都清醒了,证明毒素消退了。而身上的剧痛虽然难受,也不至于意识模糊吧?
  
  干嘛还要绑着?
  
  怀榆低着头假装整理绳子,此刻不敢吭声。
  
  为什么呢?
  
  因为周潜身上,除了裤衩子她没扒下来之外,其他地方都割开了。
  
  偏偏蛋壳刀又真的很锋利,那些伤口的毒素排的彻底,却也皮肉翻卷,如今止血后泡在药水里,发白又狰狞。
  
  后续……搞不好疤痕要一直留着。
  
  周潜目前是没发现,那是因为如今深夜了,太阳能灯这两天没顾上晒太阳,光线有点支撑不住。
  
  而只需要他感受一下……
  
  “小榆,我衣服呢?”
  
  怀榆:……
  
  她尽可能镇定道:“治病泡药浴当然没衣服了——周潜哥哥,你累不累呀?要不要睡一会儿?”
  
  “吃饭还不能吃哦,我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吃东西,再忍忍吧。”
  
  周潜扬起眉毛——嘶!就这么一个小动作,感觉脸又要裂开了。
  
  昏暗中怀榆没看到他的窘迫,只听到他镇定的声音:“我明明记得咱们见面时我已经要不行了,如今却还活着……小榆,是你救了我吧。”
  
  “救了我却一点都不嚣张得意,还又嘴甜叫哥哥——你是怎么救的?手段别人不知道吧?”
  
  黑暗中的周潜龇牙咧嘴面目狰狞,连说话都觉得皮肉拉扯的痛,到底脸上划了个什么?
  
  乌龟吗?!
  
  怀榆:……
  
  她鼓起了腮帮子。
  
  光线微弱的室内一片静默,而周潜渐渐适应这环境,也能看到屋里乱七八糟的轮廓。
  
  ——地面上全是水,空气中都是那股浓郁的药味儿,角落里的床平平整整根本没有躺下的痕迹,而桌上的水壶和水杯却也蔓延出一片湿痕。
  
  还有浴桶里仍旧温热的药,灶台里余温暖着的热水,以及水面上那条盖脸的毛巾……
  
  还有怀榆身上皱巴巴的衣服,乱七八糟的头发,和她刚凑过来时苍白的脸和满是红血丝的眼睛。
  
  周潜默默放缓了呼吸,此刻没有追问之前的问题,反而轻声说道:“我睡了多久?”
  
  怀榆想了想:“距离你在医疗仓见面到现在应该一天一……不对,两天两夜,现在是第二天的凌晨——”
  
  她看了看表:“现在凌晨三点半。”
  
  周潜缓缓放松身子,慢慢又动了一下蜷缩的肢体,剧烈的疼痛再次袭来,但他却已经能咬牙坚持住了。
  
  唯一不能坚持的,反而是这个蜷缩的姿势维持久了,浑身僵麻酸涩,像是千万只蚂蚁在叮。
  
  但——
  
  “小榆,”周潜一边默默调整着身子,一边低声道:“你睡会儿吧。”
  
  “我虽然没有异能,但好歹也是经历过灾变的,体质其实已经远超普通人——比如这个天气,泡冷水也不会生病的。”
  
  “所以,你睡会儿吧。”
  
  “有什么事天亮再说,我会有理由有原因,不说出你的秘密来的。”
  
  ——他本来也不是合格的防御军啊。
  
  当年为了已经死去的周宁伤到了两名战友,如今小榆虽然不是周宁……可她一个孤苦伶仃的小姑娘,既然敢冒着险救自己,谁说赌上的不是未来呢?
  
  深夜里,周潜盯着天花板,默默闭上了眼睛。
  
  而怀榆也发了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沉沉的叹了口气,仿佛身上卸下了千斤重担。
  
  而后轻声说道:
  
  “嗯,谢谢哥哥。”
  
  周潜在心底无声笑了起来:费了这么大劲救他一命,他才是该说谢谢的人。
  
  ……
  
  两人是真的很疲惫。
  
  周潜是因为失血加伤重,再加治疗过程中身体会强迫进入休眠状态来进行修复,而怀榆纯粹是累到了。
  
  以至于日上三竿,外头响起了响亮的汽车鸣笛声,她这才迷茫的从床上坐起,双眼呆滞的如同僵尸,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啊?为什么又有汽笛声……”
  
  顺着这个问题在记忆中向上回溯,两三天前,那两名防御军的话似乎又回响在耳畔——
  
  “他的遗物和积分,三天后我们会……”
  
  !!!
  
  怀榆瞬间惊跳起来,此刻在屋里团团转:
  
  “怎么办?怎么办?要怎么跟他们解释周潜还活着,又为什么还活着?他用的什么方法?”
  
  还有这满身的伤疤……
  
  周潜也在迷茫中睁开眼睛。
  
  刚醒就听到怀榆的碎碎叨叨。
  
  他默默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大概明白过来,此刻微微扯了扯嘴角,而后又迅速在剧痛中收回。
  
  只尽量维持着嘴唇不太张的姿态说道:
  
  “没事,如果有人问起,我会说明白的。你只要说不知道就行了。”
  
  对于具体说什么,他短时间内还找不到完全没有漏洞的说辞。
  
  好在假如来人的话,应该也没有级别对他问东问西,还有一段时间可以想。
  
  周潜默默放松下来,对怀榆抬了抬下巴——嘶!为什么两侧脖颈也那么痛?!
  
  “出去吧,简单跟他们说我没死就行了,话越少越好。”
  
  他难得用这种命令式的语气吩咐,怀榆下意识就听了话,而后直接小跑出去。
  
  房门大开,门外洒落的光线完全倾泻,周潜忍不住眯了眯眼,又看了看自己搭在浴桶边上的胳膊,不由沉默了。
  
  手掌,手背,手腕,上臂,肘部……
  
  全部都是交错的疤痕。
  
  而且道道划得皮肉翻卷,下手极深。
  
  这就是怀榆说的【一点点儿】?
  
  ……
  
  而此刻,怀榆仍旧穿着她那一身如腌菜团子般的衣服,头发蓬乱,脸色惨白发青,整个人都带着深深的疲倦和沧桑。
  
  以至于两名防御军本来正严肃的站在那里,见到她时都忍不住目露怜惜:
  
  “你也不用太伤感了……”
  
  不过只说了这一句,他们就站在那里正色说道:“这些是周队长的遗物,请问他是否已经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靠捡人,小祖宗我被各路大佬团宠了 瀚海唐儿归 离婚后,前夫每天都想上位 兼职BOSS 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 重生去当乡村医生 超凡:从恶魔开始